菲律宾申博sunbet

申博赌场网址_罗甸简讯网

中国时报社论小英宁与独派围炉 不与全民对话

中国时报3日社论--小英宁与独派围炉 不与全民对话,全文如下:

 农曆新年是华人社会最重要节日,也是「沟通」的日子,亲朋好友、企业员工、政府民众,无不利用春节假期增进情感连结。家族围炉吃年夜饭,长辈发红包,亲朋好友相互拜年、送年礼,企业发年终奖金、办尾牙、抽奖,友人邀约旺年会或春酒宴,都是在「沟通」。蒋经国从1970年代担任行政院长后,就开始在除夕发表谈话,向全民贺年,1978年就任总统后继续维持此一惯例,历经李登辉、陈水扁、马英九4任总统,延续了将近40年,这是「政治沟通」。

 今年春节蔡英文总统打破惯例,除夕没有发表谈话。总统府解释,春节谈话有家父长制意涵,所以蔡总统不发表谈话。总统府的解释显然不通,姑不论以往总统春节谈话是否真有家父长制意涵,就算真有,蔡总统难道不能发表没有家父长制意涵的谈话吗?所有民主国家政治领袖,都利用重要节日对国人发表谈话,反而威权国家无此需要。去年耶诞节,欧巴马总统就发表了任内最后一次祝福影片,回顾8年重要政绩,并特别对美国军人表达谢意,感动了很多美国人,难道欧巴马也是以家父长制领导美国?

 总统在春节该不该发表谈话,该发表什幺谈话,是值得认真思考的课题。也许,从日曆的角度,总统刚在国曆新年前夕对媒体发表过非正式谈话,既然刚刚发表过谈话,农曆春节似乎就不必再说一次。但从民间生活角度,春节才是最重要节日,家人除夕团圆围炉,必然说些互相关怀、问候与惕励的话。总统是国家元首,是全民的大家长,在除夕时跟家人说说话,当然有其意义与必要。

 蔡总统国曆除夕的访谈,比较像是对工作的检讨及展望,高度理性,却缺乏感性,农曆除夕谈话就可以放在号召国人团结的感性面。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任内透过「炉边谈话」激励民心、号召团结,堪称成功的典範。

 民主政治体制下选出的总统,往往只是一党的代表,从宪政体制来说,总统却应该超越党派、代表全民。新上任的总统如何消弭选举造成的对立,是民主的重要课题,台湾因为统独对立,这个问题更加严重。蔡总统在竞选期间曾公开表示:「团结台湾是领导人的责任。」她深知这个问题的重要,可惜知而未行。

 春节是感性的,除夕正是一个促进朝野相向而行、增进国人和解团结的时机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总统在过年期间的谈话或是拜年行程,都应该想方设法发挥这种功能。然而,蔡英文总统不只在除夕没有发表任何有助于促进团结的谈话,检视她从除夕到过年的行程,几乎都只在「同温层」取暖。除夕当晚,蔡总统循例邀请独派大老史明等人,到官邸跟家人一起围炉。新总统上任后第一次除夕围炉邀请独派大老参与,释放出来的政治讯息,外界绝不会只从「循例」解读。大年初一蔡总统从屏东老家开始,到高雄、台南等地发放红包,大年初二后,又僕僕风尘到台北、新北、新竹、苗栗、台中、彰化、云林、嘉义等地发放红包。众所皆知,会去排队向蔡总统领取红包的民众,基本上一定不是反对者。无论除夕围炉或发放红包,都对号召团结无益。这两件事不管对台湾内部团结,或是对和缓两岸关係,都弊大于利,这一点蔡总统应当知道。

 除夕过年,是促进团结的最好时机。蔡总统既然有志于此,当然应该利用佳节,主动向立场不同者拜年以消弭对立。今年1月9日刚以91高龄辞世的知名社会学家包曼,生前讚扬教宗方济各的首场访谈给了无神论记者,「与信念不同的人交谈,才是真正的对话。」犹太裔的包曼在1971年时,因为反犹太压迫而离开波兰前往英国定居,深受社会对立之苦。

 自诩最会沟通的小英总统过年却不发表谈话,可能原因有三,一是觉得该说的话已经说清楚了,不必画蛇添足;二是觉得过去的总统除夕谈话没有实质意义,所以不想浪费资源;三是当前情势太过複杂难以掌控,不知道该说什幺。如果是第三个原因,台湾前景就堪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