菲律宾申博sunbet

申博赌场网址_罗甸简讯网

《可可夜总会》:Remember Me,遗忘是最大的死亡

文:张淑英(现任台大外文系教授兼国际事务处国际长)

墨西哥史上最高票房动画

2017年10-11月间由Lee Unkrich和Adrián Molina共同执导的3D动画电影《可可夜总会》(Coco),先后在墨西哥和美国首映,不仅缔造墨西哥历史上最高票房纪录,在美国也赢得最佳动画、最佳原创歌曲等大奖。

《可可夜总会》(Coco)选在万圣节──亡灵节(11月1-2日)前后放映,电影的剧情反映现实节庆的氛围和墨西哥的民俗文化,在享受高端的现代科技所带来的缤纷奇幻与视听愉悦时,以孩童的梦想为主轴的动人故事,牵引我们思索生死的意义与传统的价值存在的必要。

为什幺用灵异包装梦想?

为什幺电影以一位高龄失忆的曾祖母的名字Mamá 「Coco」为片名?而故事的主轴线是从12岁的曾孙米高(Miguel Rivera)追寻成为音乐家的梦想来铺陈爬梳?米高的真实世界里,由于高曾祖父(可可的父亲)为了音乐抛妻弃女,音乐遂成了诅咒的梦魇,李维拉家族从此不得碰触音乐,家族祭拜的供桌上也没有高曾祖父的肖像,因此亡灵节时高曾祖父也回不了家。米高不惧家人阻挠,在街头音乐「玛丽亚奇」(Mariachi)吉他手的鼓舞下──「把握良机,实现梦想」,前往已逝伟大的音乐家恩尼托.德拉古司(Ernesto de la Cruz)的祭坛上,窃取他的吉他,一股灵异引他穿梭到亡灵的世界,看到了家族祖先,展开一段生死越界的奇幻之旅。

米高在灵异的冒险中,见到一位被家人完全遗忘的齐恰龙(意为「猪油渣」)的骷髅灰飞烟灭;见到偶像恩尼托.德拉古司,惊觉他为名利对高曾祖父忘恩负义的行径;见证高曾祖母伊美黛(Imelda)对高曾祖父海特(Héctor)的纠葛情怀:「我无法原谅你,但愿意帮助你」。一连串的境遇,长存米高心中的挂念是「音乐是我的语言,家人是我的世界」,歌曲传达心声,终而体认实践梦想的真谛是:慎终追远,珍爱家人,记忆/技艺传承。

遗忘是最大的死亡:Remember Me

米高一番阴间经历后,带回高曾祖父海特的託付,一首《记得我》(勿忘我;Remember Me / Recuérdame)耳边缭绕,唤起可可的记忆,阳界唯一还记得海特的老迈的可可,能让父亲继续在亡灵世界存在的凭藉。

可可跟着哼出《记得我》,拿出父亲的肖像,弥合全家福照上供桌,父女阴阳心灵相会,被禁锢的音乐破除了音乐的魔咒,米高终于可以尽情拨弄琴弦高歌欢唱,李维拉家族凝聚,也延续了可可和父母(海特和伊美黛)在阴间重相逢的缘份与生命。这样的生死循环是由新生命的米高,藉着音乐的执着,从亡灵的世界带回召唤,让生灵固守却行将逝去的记忆复甦,延续生生不息的家族传统。

《可可夜总会》:Remember Me,遗忘是最大的死亡 Photo credit: shutterstock.com墨西哥生命学:从不避讳死亡

《可可夜总会》展现诗人帕斯(Octavio Paz)在《孤寂的迷宫》的〈万圣节,亡灵节〉篇章中精闢的分析:

原来死后的灵异世界是另一种生命延续的国度,当活人世界遗忘了死者的世界,死者将从灵异空间完全消失,无从轮迴或再生。《可可夜总会》是向墨西哥的亡灵文化、祭祖传统献上敬意的作品,向世界宣扬墨西哥人的生死哲学和祭拜仪式,这也是阿兹特克族的传统与信仰。

电影中许多墨西哥文化的元素衬托其间,可谓阿兹特克文化的万花筒、夜总会。例如,玛丽亚奇音乐、无毛犬丹丹──阿兹特克犬「xoloitzcuintle」(又称索罗之犬),形同羽蛇神的化身,代表死亡与重生;灵兽佩皮塔(意为南瓜籽)与伊美黛的互动,源于阿兹特克的传统里每个人都有守护自己的动物图腾;伊美黛浑厚低沉的歌声唱出「La Llorona」(哭泣女子)──「即使牺牲生命,我不会停止爱你」,唤起墨西哥最古老的传说,诉说遭弃且失去孩子的悲情母亲的意象(电影《挥洒烈爱》(Frida)也有不同歌词的La Llorona版本)。

《可可夜总会》在人鬼之间,在圣灵和亡灵之介,让怀旧和记忆成就美丽的梦想。